在這段等候的日子

昨天回醫院,這段等待的過程是挺煎熬的。身邊知道的弟兄姊妹都在幫我禱告,也關心有沒有人陪我;本來想說只是簡單會診瞭解檢查結果,突然發現好像大家都認為這是一件大事,需要嚴陣以待。但到底,我還是選擇當天先進公司,把該處理的工作告一個段落,再自己回到醫院。診間外幾乎清一色全是女性,大多也都是獨自看診,而且態度輕鬆自若,不是低頭滑手機瀏覽FB,就是抬頭看電視;只有一位可能是後面還有安排行程的姐姐,不時去開診間的門,關心看診進度。

曾經看過有人分享,流淚時若是第一顆眼淚是從右眼流下,代表那是痛苦難過的眼淚 ; 若是從左眼,則是代表喜悅的眼淚。在這段等候的日子,我也曾經哭泣過,有在一早準備上班的時候,有在睡前禱告時。但我已忘了當時的眼淚到底是從哪隻眼睛先滴落的,只記得每次的情緒都很複雜。

記得我的第一個禱告,就是跟主說我早已把我的生命獻給祂了,因此我把這一切交託在祂手中,由祂掌權。那時的我一點都不害怕,反倒是滿滿的平安和信心。後來,我開始在網路上搜尋相關的文章,透過不同的經驗分享,才發現若是進到治療階段,是挺可怕的 ; 我開始想像那樣的景況,腦中的小劇場上演著不同的情境對話,有時短短的五分鐘就能走完一段生死歷程。於是在得知檢查結果前的最後一個禱告,我跟主說我相信祂現在所給我的,必定是我所能承受的 ; 因此無論結果是什麼,我相信祂都會帶我走過去。

結果出爐,是沒有問題的。很有趣的是醫師也沒有說出benign這個字,然後告訴我目前的狀況,要我多運動提高身體免疫力,並提醒我六個月後回診,安排做同樣的檢查持續追蹤。

阿珍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她在遙遠的NY熬夜等待結果 ; 在跟阿珍報告的同時,Mo也急著知道結果,當我跟他告知後,他簡單的回了OK。在跟Anna吃完飯後要道別時,她很開心的握住我的手跟我說她很高興知道結果是好的 ; Paul, Sherry, Jeana, Anne, Peter, 和黑白貓在得知結果後都是感到happy and relief。我覺得我很幸福,有ㄧ群親密的夥伴在為我代禱代求,他們是家人,是弟兄姐妹,是我認為會是life long的朋友。(When I say friends…-Sherlock)

當天晚上的小組分享,Mo提到了他在心情上的轉變。和我恰巧相反,他一開始是非常擔心的,隨著日期漸近,他壓力值不斷提高,有好幾次他腦中的小劇場也是反覆上演著生死交關的景象。但加拉太書5:22-23提醒了他去實踐出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於是平安進入他的心裡,他變得不憂慮,而是平靜(但仍期待的)等待結果。我看到他在敘述時眼中閃過的一點點淚光,才知道原來這段日子他很辛苦的在壓抑自己緊張的情緒,為了不讓我跟著驚慌。我們兩個在這方面很像:外表平靜自然,腦中小劇場瘋狂上演。

所以現在每天要運動了,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