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在,就好

突然興起了尋找某人的念頭,但明明那是一段不美好的記憶。我想應該可以用『難堪』來形容。

有時以為已經淡忘或已消逝的過去,其實只是被封存在不同容器裡。套句Alisa的話,那是一個個的陶罐,上面還貼著不同的標籤;然後我們扛著一袋子的罐子,踏入每一段新的戀情,再一個個小心翼翼地擺在心裡的某個地方。

今天飄散出的是十年前的回憶。我其實不想緬懷過去,只是好奇現在的他日子過得如何而已。

摒住呼吸靜靜在網路上搜尋,期間還得保持自然冷靜,因為隔著桌機對面坐著的是現任伴侶。透過社交軟體廣大的交友群逐一搜尋,當確定他不在任何人的朋友清單中時,我竟然鬆了一口氣。

原來,我還恨著。

這可以說是一種虐心的儀式,然而每一次都能讓某個特定的罐子變得輕省些。

然後它們會逐漸失去顏色重量形體,隨著一次次重重的深呼吸,隨風而去。

直到那刻來臨之前,我都不夠輕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