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 with A Bear

girl and bear

記得那年遊學團同行的一位哥哥在迪士尼樂園買了一隻大尺寸的維尼熊,要帶回台灣送給他的女友;後來維尼成為我在波士頓唸書期間(一個月)的好朋友,我到哪都帶著他。

安定下來第一週的第三天,我打定主意不去上課,要帶著維尼搭地鐵去闖闖。我記得領隊說過這裡地鐵只有四條,其中藍線搭到底就會到海邊。於是早上我刻意比室友晚起,等到大家都往教室移動了,才抱起維尼下樓。沒想到才走到一樓,就看到導遊、領隊、和領隊的女朋友三個人在大廳沙發上聊天。我們四個面面相覷,空氣瞬間凝結。

領隊首先打破沉默:「妳怎麼沒去上課?」

「我今天要帶維尼搭地鐵去玩!」我回答。

他們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這回換領隊女友說話了:「這樣子蠻危險的。妳身形很小,抱著維尼很容易讓人家誤以為妳是無家可歸的孩子。」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我已快成年,而且我也跟維尼說好我們要一起出去看看新環境,看看海了。

領隊側頭想了想,緩緩的說:「其實走走看看蠻不錯的,但帶著維尼的確不妥;要不今天妳勇敢點自己出去,改天可以介紹其他同學和維尼一起去妳踩過的景點?」

那時我陷入了一陣天人交戰,畢竟約定好的事要突然打破在心裡很過意不去。但他們說的話也挺有道理的,我也很擔心遇到壞人。

「那好吧!我先回房間跟維尼商量一下!」於是我回到宿舍跟維尼重新解釋了一次大家的意見,取得他默許後(就算生氣,他也只能默許),我單身下樓。在同意領隊他們要求我需在下午四點前回到宿舍後,他們終於放手讓我在新城市闖蕩。

天空藍的一點白雲都沒有。一路上我成功地用生澀的英語在繁忙的街道上向兩個當地成年人問路,逛了一間百貨,幾間小店;然後就搭上藍線朝海邊去。我跟當地小孩們泡在海水裡,小皮球扔來扔去;我們之間沒有什麼言語,只有笑聲此起彼落。那天很熱,很曬,但我覺得我長大了,我很快樂。

依約在四點前回到學校,褲管還有點濕濕的,布鞋裡還有沙。回到房裡我把整天的行程跟維尼述說一次,他看起來也很替我開心;雖然我們最後沒有機會一起出去走走,我在離境的機場跟他道別。

今天將這段超過二十年的回憶寫出來,一來是因為回家後完全沒有想要講話的心情,我需要一個很安靜的空間整理自己冒出來的莫名情緒;二來是不知道自己還有多久可以這樣清晰地記錄回憶,若是哪天我失去了這樣的能力,或者不能完整憶起曾經,我想我會很傷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