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uerile argument

「Fuck it then!」他丟下這一句話就氣沖沖的把桌上屬於自己的物品全部往背包裡丟,頭也不回地開門離開。

她則是坐在原本的位子慢慢地擦掉臉上的淚,三分鐘後才去把他沒闔上的門關好。在鎖上門的那一刻,她思考著這九年來的生活。

「這些年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不由自主地她開始在小小的空間裡來回踱步著,時不時的目光會飄往窗外一片白皚皚的景色。她望著遠方高高低低的建築物的同時,想到了好幾位選擇用跳樓結束生命的明星。

「在身體碰觸到地板的那個瞬間……,或許就因為只有那個瞬間會痛而已吧!相較於不斷地思索著許多『為什麼』的問題所帶來的痛苦和折磨,他們用長痛不如短痛的方式終止那些無止境的、讓自己心靈疲憊不堪的迴圈。」她雖這樣想著,卻連墊起腳尖往窗外地板看的勇氣都沒有。

「但在世的親人會多傷心啊?!」她忍不住嘆出了這一句話,聲音大到像在跟別人爭辯一般。光是想到家人、親友們可能傷心的景象,她鼻子又紅了、眼眶又濕了。

煮了壺熱水,泡了杯即溶咖啡,她回到座位上試著重新打起精神,回到她最喜歡的事物上。兩個小時後電鈴響起,門口是他。

「剛剛sorry啦~」一進門他就不太好意思地道著歉,然後直直往室內走去。她用微笑回應後,兩人就又回到日常,一個在沙發打電動,一個在桌前念書。在同一個空間裡做著不同的事,沒有交談看似漠然,卻又彼此連結著。

Alone Together
Art work credits to: Debbie Tung

喔對了!這個事件是因為對「asinine」和「puerile」這兩個字的用法,以及書本上的例句不足而起了紛爭;然後這個事件本身,就成了這兩個字最好的範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