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嚓!

昨晚從商場回家後,我發現頭髮有一部分打結的很嚴重;不但梳子梳不開,用手指還需要花費許久情況才稍微紓解一點。因為距離上次剪髮已經是九個月前的事了,頭髮增長了許多,尾部又因為非常細,所以一吹風就會打結。或許是因為晚餐前真的花了太多時間試著解開打結的頭髮,在吃飯時我突然冒出了一句:我想剪頭髮了。

餐桌上的大家好像都沒有注意到,但說出後我心裡開始感到踏實,因為很快我就會付諸實行。餐後我回到房間,把長髮紮起來,然後把橡皮圈順順地往下移動到我覺得差不多的長度後,就用手指掐著,然後剪刀沿著手指邊緣,喀擦喀擦剪下去。

這應該是我人生第二次嘗試自己剪髮,而且第一次應該只有試著修瀏海。 剪下去的那一刻我心裡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哇賽!這是我在台灣不可能會做的事,但我在這裡做了!就在完成的那一刻,Mo正好進房,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妳做了什麼?!」他看著我手上握著的一束頭髮發出第一個問題。

「我剛剛吃飯時就有說我想剪頭髮啊,所以我就剪了。」我故作鎮定地回答他。

之所以需要故作鎮定,是因為我發現我剪了大約二十公分左右的長度,那比我原本預計要剪的長度多了一些;再加上從鏡子上看來,我的頭髮兩側長度不均等,右側比左側短了一些,所以必然還需要一些修修剪剪。

「妳現在看起來有點不妙」Mo冷靜地繼續往下說:「妳兩側的長度不一樣,而且不管是左邊還右邊頭髮,都有至少三種不同的長度。妳有發現嗎?」

坦白說,Mo的反應讓我很驚訝。因為以往他非常在意我的長頭髮,我也從來不敢在我頭髮上造次,每次去修剪頭髮時都會要求髮型師幫我保留基本長度,約為肩下25公分;但現在連20公分都不到,而且長短不一像是一場孩子的惡作劇,他竟然還能以如此冷靜的口吻跟我對話,而且絲毫沒有崩潰的跡象。

「ㄜ~沒關係啦!反正我都是把頭髮撥往同一邊,其實看不太出來的。加上頭髮會長啊,等到長一點之後要修整齊再來慢慢修也可以嘛!」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如此這樣安慰自己安慰他人了。

但是我真心感到全身舒坦,因為惱人的糾結髮絲全被我扔進垃圾桶了,梳頭髮時可以一梳到底沒有任何阻礙,頭髮看起來很健康,髮質好好。我的頭變得好輕盈,我忍不住左右擺動,跳起舞來。

「你知道這樣我洗頭可以節省多少時間嗎?還有吹頭髮?我好開心啊!」我邊抖動著肩膀邊說。

「。。。。。。」這是Mo溫柔的沈默。

從昨晚到今天上午,我又修修剪剪了兩三次。成果就是每側一樣參差不齊,但兩側看起來有稍微平衡一點了(只是稍微)。但我今天也就這樣頂著新髮型去了三個不同地點採買東西,沒有任何不自在的感受;Mo也無所畏懼地走在我身邊,真是勇氣可嘉!

感恩節一過完,冬天的腳步就臨到門前了。這將會是我第一次在美國經歷一個完整的冬季。十二月的耶誕節是家家戶戶大顯身手佈置前院和房子的好時機;晚上開車在路上時總會看到許多典雅的、歡樂的、各式不同的裝飾,街上充滿著濃濃的節慶味。

在期待看到更多不同燈飾的同時,我也特別思念在台灣的家人朋友們。願大家都好,平安健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